博客网 >

哈姆雷特1990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 一早挤在地铁车厢的夹缝里浏览《信报》,碰到关于《哈姆雷特1990》的报道,相当全面而客观,看得人莫衷一是,只记得有的段落称道舞台简洁,有的段落赞扬演技高超富有激情,又有观众批评形式大于内容,抱怨起始部分难以入戏,还说舒乙先生认为随意性较大、30%的台词听不清楚,据观察不少观众中途退场等等。出站时把报纸送给了每天等在那里的大妈,所以是否记得准确现在也没法再去对照,就是这么个大意吧。

    上午彬卿忽然在网上问:“你晚上没事吧,保利的蛤蟆雷特看不看,一起去?”——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,能有这样的工作真好。我想到那些评论,更想到自己一直的渴望(即早早下班回家,舒舒服服、踏踏实实地窝一个晚上),不禁有些犹疑,然而最终还是答应了,我跟他说“要坚持原则”。我的原则就是,不管什么演出,只要有赠票就看!

    票的位置不太好,二层还有点偏,不过更不幸的是陷入完全无秩序的观众之中,不对号入座的、熄灯就往前跑的、迟到的、来回调换的、调换还慢慢腾腾遮挡别人视线的……可能我现在变文明了,我真想问问他们,你们配看戏么?濮存昕在下面那么卖力气可真算白搭,本来我很快就被舞台吸引住了,又被这些人搅闹不休地拽了出来,还好他们也有消停的时候,还给我留了多半场。

    散场的时候,彬卿并不以为然,我“竟很受用”。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,不太好说,总之是很开心、很愉悦,自以为是地可以理解这部戏,哪怕是一部分。也许是戏曲看多了些,特别是昆曲,习惯了空灵的舞台,习惯了想象和思维跳跃,习惯了从简单剧情升华出来的情绪渲染,对于这部戏中的手法似乎并不陌生,并不难以接受,所以丝毫不存在难以入戏的问题。很奇怪台词竟也听到了绝大部分,在那么远的距离上,这点比看同样是林导濮演的《大将军寇流兰》快乐得多,那次可真是很多听不清楚,应该不是剧场音响的问题吧。剧中比较令人费解的地方是人物瞬间对换,比如叔王忽然成了王子,或者王后变成奥菲利亚,为什么要这样呢?这个问题在脑中萦绕,却也带来解谜题的快感。我揣测可以体现出一种内心的挣扎、几种思维的交锋,有时候也有还魂附体的效果。另外戏里还有些引人发笑的举动,或许应该看做对悲剧气氛的平衡,或突如其来的感官刺激以强化内心的触动,应当不是用来赚取廉价的笑声的。

    退场时听到一个女孩发问:“最后到底是谁先死的?”她男友便开始逐一解释,谁先喝了毒酒、谁刺死了谁……总觉得这么看这个戏“太拘泥”(摘自北冥语录)。个人感觉剧情是要看,但更重要的是体验情绪,这点和戏曲颇为神似,说不定正是吸收了很多戏曲的手法(当然这是缺乏根据的猜想),或者只是不谋而合,总之是有很多暗合之处。有评论说这部18年前的戏现在重演仍然现代、前卫,这样看来也印证了传统戏曲手法的高超,只不过大多数人根本不了解,可惜。

    在取包处碰到妞儿,意外之喜,同乘地铁聊了一阵红狗和德云社,纯粹是杞人忧天式的。

    到家仍很兴奋,迫不及待地码了些字,贴到有点荒疏意味的博客上,很久以来下决心早睡的计划又一次破产,当然肯定还是比宇天同学早些。明天又是困倦的一天,但愿老总不要再像今天一样,挑午休准备瞌睡的时候开会。

    对了,顺便再说一段吧,反正都这么晚了。19日晚在长安看了岳美缇、华文漪的《墙头马上》,很棒,虽然我坐在二层最后一排倒数第三个靠边的座位(旁边两个更差的位子也不是空的),还是非常满足。如瓜、T0802她们都花了大价钱挑了好座位,肯定看得更爽,今天见有人的msn已经改成“且顾眼下”。

<< Rate My Life II / 秋游响水湖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washing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